那段分開的日子裡
他曾經這麼形容我

他說我是這樣的
當內心複雜感覺不斷湧現時
還是保持著一段距離
淡陌地看著周遭變化
就像伊能靜文章裡的女生......

所以
當我們爭執 氣憤
冷陌以對 不再言語時
就想起他曾這樣的形容

-----------------------------------------------------------------------

心裡好安靜好安靜……

 
個人坐在東區的街道上,穿著軍綠的短褲,夾腳的拖鞋,看公車一輛接一輛的擠近人行道,然後一個個急著離去的男男女女、老老幼幼,拖著一種沈靜而疲倦的步伐踏上公車暗灰色的三階鐵梯,投錢、穿入車內、面無表情。
 
不知怎麼地,我覺得我好像一個異邦人,在完全與我無關的城市國度理沈靜地漂流著。
 
可是這明明是我日日行走的夜街。
 
天色很暗了,公車應該也是最後幾班了,我在這裡坐了幾個小時,拖鞋將腳邊擦出了微微的紅色,原來最好穿的鞋子還是會傷腳,就彷彿有時以為最美的愛情,還是會傷心。
 
一直有一種想站起來,大聲讀詩的衝動。
 
讀泰戈爾,讀那一首每次讀來都會憂傷且撼動的詩。如果可以;也許用吟唱的,但我知道街上的人都會不忍蹙聽。因為活在現實裡的我們,是那麼渴望不真實,至少在愛的面前我們希望我們可以放縱任性。但當我望著那些在回家的路途上蹣跚的步履,我就知道;我們並沒有,城市裡的人正漸漸失去相信愛的勇氣。
 
而愛本來應該是我們不需要仰望天不需要膜拜不需要供奉就可以擁抱的信仰啊……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生與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我一直以為即使過了這麼久,那些剝落的自尊應該已經一一被時間縫合,但是只要在每一個時刻,我偶然的恢復了浪人般的孤單遊走時,那些灰色的聲音畫面卻又會在街頭咖啡館或手機販賣店的玻璃裡倒影。你的模樣與我的苦苦哀求,竟然又像昨夜的劇情,我從來沒有哀求過任何人,但我哀求你時,你也只是毫無能力的放我一個人承受。你說;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說的時候聲音低沈,有些許焦慮,但卻沒有想要改變任何現實的不帶感情。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我一直以為你愛我,我一直相信你愛我,我一直說服自己說你是愛我的。否則我沒有辦法、不辭千裡地、去到你的身邊。而最可怕的並不是實際的距離,在那麼多的眼睛裡,我想靠近你都是枉然。我知道這些記憶都很遙遠早該蓋上封印,但是我一直沒有讓自己變的成熟世故或看透人世,或對別人提起你時說;那時候真傻,都過去了。我明白自己一直都對你一一不捨。在我一生愛的少的可憐的記憶裡,你糾結了我許許多多的第一次,在那些第一次裡,可悲的是大多是傷害。但我現在終於明白,其實傷害我的不是你,而是我自己。是我自己一直苦苦徘徊,是我的敏感纖細創造了一切甘苦,原來你根本不在這一份苦裡。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無法抵抗這股思念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不把你放在心裡

我坐在夜的街頭,行人漸漸變少,攤販出來駕好他們臨時的商店,路上人不多,這些攤販卻也不以為意,彼此開始聊天抽煙。而我忽然盤起雙腿,想像自己坐成一朵蓮花,正在涅盤自己的感情。

陳亦迅的十年歌聲不知道從哪裡飄起,厚厚的飄在街上若有似無,十年過去,你還會記得我嗎?我呢?我是在記憶你。還是在悼念那在也不會回來的瘋狂給予?

我在漸漸的冷卻中,這個世界太吵,扭曲你的人太多,你有時厭惡身邊的世界,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多人可以隨意解讀你的感情。她們的曲解中帶著歡欣,中國人太愛老成持重,她們以一種老成持重的口吻說;唉…她真多愁善感,她寫這句話的意思是ABCDEFG…,他們解釋的煞有介事,但;對不起,我連自己都弄不懂的感情,怎麼你靠想像或心裡分析就清楚了?我一點都不想裝作不在意,這些人竊取我的靈魂並且支解,我看到她們時卻還必須微笑,就像我對你的不在意是那麼無法釋懷,但一天一天竟然也就這麼流逝了,愛與痛的邊緣,我走的一直都不太好,但還好我是幸福的,因為那些人都不相信愛,都在糟蹋自己的人生,但我對自己如此珍而重之,我所擁有的富饒,豈是這個世界可以理解?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無法抵抗這股思念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不把你放在心裡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對愛你的人挖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深深的溝渠

在心底挖個洞把你放在裡面,然後深深地深深地掩埋,至少我想到你不會哭了,只是想讀詩而已。你此刻也許與我很近,也許就在同一條街同一個城市裡,但我不想遇見你。有一陣子我好愛唱孫燕姿的遇見,喜歡那個歌詞裡的一切,到最後一句時我總是會把聲音拖的長長的淹沒在空氣街聲裡,想像自己背後長了白色的翅膀般徘徊在愛的長廊,手上拿著長長的紙張是歌詞裡的愛的號碼牌,我相信總有一天會輪到我,只要我有耐心,我一定能聽見冬天的離開,春天的到來。

而現在那張號碼牌呢?

在颱風離去微涼的夏夜裡,我輕聲的唸著泰戈爾—世上最遠的距離那張愛的號碼牌已經離我很遙遠,但是我決定不再去尋找回來。在這個最想念的季節裡…

我要學會遺忘你……。

 

讀詩的夜晚、最想念的季節-伊能靜 2006.07.27
http://blog.sina.com.tw/yinengjing/article.php?pbgid=52709&entryid=575079&trackopen=1

-----------------------------------------------------------------------

p.s.
文中串場詩句是網路上廣為流傳的詩篇
關於文中詩篇的原創作者有一番討論
也許伊提到泰戈爾的詩作的正確性還有待確認
但文字的感染力還是深深地敲進心底

*****
原創作家/張小嫻

原文文句: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相關連結:
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likolalo&f_ART_ID=34429
http://blog.chinatimes.com/lufamily/archive/2005/05/27/1233.aspx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生與死
而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思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思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而是 用自己冷漠的心對愛你的人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泰戈爾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ms 的頭像
whims

About the Whims

wh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