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早晨房裡的溫度
相較於淡水港的11℃
這裡冷的也夠讓人發著流浪漢的夢
睡在濕冷戶外 躺在街邊 車陣叫囂的噪音近在耳邊
耳骨在低溫裡凍著 隱隱發庝
鼻尖冰冷 清晨的噴嚏更肆無忌憚了

當清醒時刻一來 
眼未睜 又想起他的淡漠
不被照顧的心 
只想踢掉所有不合理的想像

催眠著清醒的思緒 睡吧
讓思緒處於睡眠狀態 好遏止過多的想像
直到上班將要遲到的那一刻才醒
只要讓自己不再想像 就好

不願離開暖被的手腳 堅持窩著 
終至不得不起床的最後一刻鐘
迅速起身 跳離床被 直奔衛浴
大動作地刷牙 洗臉 更衣……

房子鏗鏘有勁的混亂
說明著轉移低溫不適的企圖
以專注忙亂 終止一切負面的聯想

是的
手忙腳亂 足以填補不願想像的空缺
這是目前僅僅能做的徹底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h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