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外婆走了
為了上午的家祭
我們深夜回到了外婆東部的家

捻香後 便被派去點鈔理帳
已經好幾天沒睡好 精神不濟
其實好累 好累的
可是 與媽媽連日協助喪葬事儀的勞累相比
我的疲累又算什麼呢

98.09.18追悼會場  年78,開心婆婆

當我們回到外婆東部的家時
追悼會場已完成佈置
外婆帶著笑容的照片
開心的望著我們
像在歡迎我們回家

原本調整過的哀肅步調
因著外婆靜靜微笑的遺照
反而稍稍放鬆而輕快了點

對外婆的印象也多是停留在平淡的愉快中
規律作息與社區活動是她的簡單生活
她的臉龐總是停留著一份難得的樂天
透過媽媽轉述 外婆走得安詳
一切就像她平常午睡的面容

公祭追悼影片裡
播放著外婆生命中重要又快樂的時刻
有些是我們還來不及參與的久遠年代
有些是我們這群晚輩亦參與其中
同屬大家成長記憶的一部份
回顧這段影片 
外婆離開的感受更真切

最後的影像停留在今年春節的合照
那是我們與姨2家子人
初二剛回到家時
鬧著要拍照的影像

合照中外婆帶著欣喜的笑容
那個永遠歡迎我們回家的笑容
那就是外婆呢

停留在腦海裡的「開心外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h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